媒体问是否已向委内瑞拉派遣医疗组 华春莹:派了


“历次疫情和疾病流行中都有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但这并非疫情再度暴发的诱因。”高本恩告诉《中国科学报》,“COVID-19最早在武汉出现是2019年12月初,大约1个月后才真正得到确认。其他国家的情况是,从2020年1月下旬输入性感染到2月下旬确认的社区感染,也大约是1个月。这样看来,未能严格控制境外输入病例、未能维持社区隔离才是可能导致疫情二次暴发的关键。

“冰山一角”将致第二波暴发?

夏延山军事基地。资料图

1月29日,浙江杭州首次发现一名无症状感染者。《中国科学报》采访中,专家表示,这的确刷新了专业人士和公众认知。

美国空军特伦斯·奥肖内西(Terrence O’Shaughnessy)将军目前领导着美国北方司令部以及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后者是美国与加拿大的联合行动部门,负责监视北美地区上空的导弹和飞行器威胁。特伦斯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对记者表示,目前一些监控小组的成员已经从他们通常所在的位于科罗拉多州彼得森空军基地的指挥中心转移到一些经过强化的地下掩体中。

3月31日,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张作风接受《财经》采访时,仍然强调了排除主观因素重要性:病人在报告时可能会忽略胃痛、腹泻等症状,而这些有可能是感染新冠病毒的早期症状。

而据RT报道,这些掩体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美国“末日掩体”夏延山军事基地,它位于地下两千英尺(约610米)的花岗岩岩层下,能够承受核武器的爆炸当量。

随着美国国内疫情扩散,美军也正开展措施加以应对。

那么,到底谁是无症状感染者?这些隐匿的感染者还有多少?会不会引爆第二波疫情?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教授高本恩告诉《中国科学报》:“第二波疫情是否到来关键看4月底,但无症状感染者不是主因。”

奥肖内西表示,目前美国北方司令部以及北美防空司令部中负责指挥和战略监控的人员已经离开自己的家园,与家人告别,以确保他们能够正常保卫祖国安全。至于谁能够进驻这些地下基地,他自己也“无权干涉”。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频繁出现的无症状感染者病例,再次引起恐慌。近日,国家卫健委首度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情况。截至3月31日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2例,当日解除隔离302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1367例,比前一日减少174例。